LiveStation Message


Life Is Too Short,
Break The Rules, Forgive Quickly,
Kiss Slowly, Love Truly,
Laugh Uncontrollably,
And Never Regret Anything
That Made You Smile.
Life May Not Be The Party
We Hoped For,
But While We're Here, We Should Dance...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外婆


熟悉的路途


今天在摇晃的车上,大家都显得特别的安静。大概是全部人都睡着了吧。

在去年的九月,往南直下的车厢里,也是如此;大家都沉默不言,这一回并不是被遥远的旅途累坏了,而大家都在静静的,呆滞的压抑自己的心情。南北大道两旁的绿色柚木大树,一株接一株,一排排的从车镜外的边界划过,这时万物都似在向后狂奔去,企图把过去给追回来;但惟有那片蓝天的云朵,看起来懒洋洋的,缓缓地,反映停滞在时空的每一个小插曲。我虽视寂静为人生享受,但这样的死沉的宁谧开始把我的脖子越捏越紧;我领教到了脑子空白,缺氧的感觉。

爹开的车子在高速行驶时候,发出的噪音,早已被妈妈脸上的愁郁盖过。我在家门口接到这个恶讯,心中虽然很难受,但是还挺平静的收拾行李,把政府考试的时间表搁置在一旁,上了车子后就一直寻找着感觉。

----------------------------------------------------------------------------------------------
----------------------------------------------------------------------------------------------

以前外婆有双小红鞋。是布制的,中国制造。鞋上镶满了五颜六色的小珠子,在耀眼的闪亮中有一对毛茸茸的小花球。自从舅母把这双小红鞋送给外婆后,老人家几乎不曾赤脚过;不管是上厕所,出街或是用餐,都是有它穿在脚上。当初啊,连舅母要为她洗澡的时候,外婆都还嚷着不要脱鞋,但最后见大家都不禁的笑起来的时候,她才有点不好意思地乖乖就范。

直到近一两年,在最后一次春节回去瓜拉比劳的时候,外婆睡着的双人床旁,还是摆着那一双小红鞋,但是像被光阴削弱的外婆这样,小红鞋又旧又脏;珠子也差不多已经脱光了。外婆似乎有知觉我在身旁,顿时醒了过来。她虽然已经无法行走;就连要在床上翻个身子都有困难,看见了我, 她双臂开始慢慢的往床的表面压下去。我愣住了,赶紧向前托着他已有点松脱的背脊,支撑着她,再缓缓地矫正外婆的位置,坐在床角上。望着那颈部支柱套掐着的颈项,身躯已暴瘦得不成形的外婆,我双手紧抱着她,问候:"外婆,你还好吧?" 她似乎没有听到我对他说话,双脚不停随意摆动。
原来,她在努力的把小红鞋穿上。

妈妈走入了房门,和外婆笑谈了一下,一口流利的客话对她问道:

“ah ma, ngi ki tet ai zat fui zai mao?”
" 妈妈,你还记得这个肥子吗?"

外婆:“ki tet....ki tet.... ngi eh lai hao liang zai wor....hao tai zat....um hiao pui la..”
“记得。。。记得。。。你的儿子好英俊喔。。 好大只。。。不会肥啦。。”

妈妈又一脸笑盈盈的看着我,又问外婆 :

" ah ma, ngi kon ngai eh lai kho yi dang yi sang mao?"
" 妈妈,你看我这个儿子,能不能当个医生?”

这时外婆的脸色一变,认真起来了。妈妈只是开开玩笑的故意戏弄我而已,怎知,她,睁大双眼,很专心的凝视我的脸。看上看下, 最后满意的点点头说:

“tet”
“可以”


知道我不谙客话, 外婆继续用华语说:

“以后啊,你当了医生后,记得,要把外婆的病医好。。” “外婆老了,没用了,但是还是会等你做医生.."

我听了不懂要如何是好,便逞强的微笑,向外婆点点头。外婆的嘴角也弯了上来,露出没有假牙套的那张小嘴。

---------------------------------------------------------------------------------------------
另一次见到外婆,她已经安详的躺在棺木里。她睡着的颜容依旧是我最熟悉的脸孔;只不过不知为何,我那时已像个委屈的小男孩,

崩溃,绝望;

心灵喘息在泪海里。


---------------------------------------------------------------------------------------------


八个小时的路途已经把屁股给震个麻痹了,
进入了老屋,我轻轻的推开那扇木门。
床上是没人的,
但那双小红鞋,
依然像上次那样摆放在一旁。

这时坐在床边,
仿佛又听见外婆说:


"liang zai, 外婆会等你的!"




小明







(Livestation 云朵的照片下这一句 " Please wait for me there, promise I'll meet you someday",就是源自我和外婆的约定。 Rest in peace, and I miss you.)

1 comment:

月亮的守护 said...

我也有那样的外婆~~但,已是记忆里的一片地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