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Station Message


Life Is Too Short,
Break The Rules, Forgive Quickly,
Kiss Slowly, Love Truly,
Laugh Uncontrollably,
And Never Regret Anything
That Made You Smile.
Life May Not Be The Party
We Hoped For,
But While We're Here, We Should Dance...

Sunday, November 30, 2008

大山脚那一夜

低音量的 "还记得"这一钢琴曲子,好像从远方传来的背景音乐这样。从第一个音符,到结尾的最后一个,仿佛是连接在一起的单音旋律,没完没了地将窗口里边的气息给染上一股莫名的空间感。其音调在四面墙壁互相回传,不视我的存在地在我耳朵旁穿梭。

我,还是振作不起来,继续把右侧脸颊用电脑键盘垫着。我并没有睡着。 看着那叠高高的化学笔记,还有那无形的牵挂;我脑子里的逻辑早已不知飞到万里长城的哪个角落了,就连屋旁的蟋蟀声也随着我漂浮的思考,一起一落,忽大忽小。也许是今天的晚上特别安静吧,就连对面的竹林沙沙声的被北风蹂蘭;隔两条路的狗吠,还有两三公里外的火车急凑的赶路,全都已成为狂想曲的配音。

其实,即将在这里呆过第十六个年份的我,对这个异乡有好多疑问。我很好奇,怎么这里的老老少少都是用福建话来沟通的呢?为什么大街的巴刹永远都会塞车? 又有些感觉,在这儿土生土长的朋友为何都是那么的聪明?还有榕树下的咖喱面档的老板娘,看来看去怎么永远都是那么年轻?安华老家外的居林路,又到底是为什么补来补去都是这样百孔千疮?

在脑海里打转了好久的这些疑惑,干嘛想来想去还是无法找个能说服自己的解说?即将离开大山脚的我,似乎在忧愁没有个答案来安抚我。

等等!在乌云撤退之际,我从窗外的天空看见一闪一闪耀眼的星火;我有个疑问:

多年来我独自躺在车盖上,看见的那七颗形成曲线的星星,会是北斗七星吗? 那么。。。。那一个相似巨蟹形状的八颗恒星,是不是真正的巨蟹座?


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我想知道。。 到底将远走高飞的我,可不可以成为个道地的大山脚人? 我可以向别人说,我是个大山脚人吗?


想着问题,看着那依然不停向我抗议的闪灼星空,我双唇轻轻的说道:

"嗯。。这就是。。。我的家。"


大山脚, 我爱你。。。晚安!。千万别忘了我!


看了十几年了。。还不知道是什么东东星座。。


没搞错的话,这应该是北斗七星吧。。(谷歌好用!哈哈)



小明

3 comments:

Shu Yi said...

这里有太多你的牵挂和伤感
哎哟~不要那么悲观啦!

Live Station said...

哈哈。

其实我现在觉得

要否忘掉这种感觉

只是一线之差的决定

但偏偏,这个过程的activation energy太高了。。。

时间的过客 said...

放下,拿起,只不过是手足之间的事。
可轻如鸿毛,重如泰山